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销售天地 >

深加工单支16*2.5内抛光管{TP316L}交货价

时间:2019-03-10 14:07 来源:未知

〈TP304〉市场价89*1.5内壁抛光不锈钢管价色单支

不锈钢卫生管

 

一般的无缝卫生管,生产工艺都是三辊轧机冷轧生产的,出来的管子经过内外镜面抛光之后,就成为了灌装设备,制冷设备或者食品工程, 酿酒工程管道等等所需的不锈钢卫生管了。

不锈钢卫生管用途:

一般不锈钢卫生管主要用于制药、食品、啤酒、饮用水、生物工程、化学工程、空气净化、汽车等

尤其是做设备或者仪器仪表使用的客户,一定对光洁度或者说粗糙度一定要有一定要求,因为不锈钢卫生管抛光表面的好坏影响到管子耐腐蚀的效果,也影响到设备的使用寿命,不锈钢管内外表面,进行机械抛光后,具有良好的钝化层,耐腐蚀能力较强。

一般抛光之后的不锈钢卫生管,

内部粗糙度: Ra0.4~1.6μm

外部粗糙度: Ra0.2~1.6μm

如果客户有特殊的要求,表面粗糙度可以达到<0.08微米

比较小(内孔直径在8以下)的管子,无法进行内抛,粗糙度Ra:≥0.8μm

不锈钢卫生管特点

1、尺寸精度高,内外表面光洁度好

2、承压能力强,这种管道主要用于设备制造方面的比较多

3、现货一般长度都不定尺,5-7之间一般都有,而且规格不容易受限制。

4、包装运输一般是编织袋包装,有的客户要求木箱包装运输。

5、相对于焊接卫生管来说,定做的周期较长,一般20-25天。

6、起订量一般为500kg起订,详细的来电咨询。

不锈钢卫生管规格

一般常用的规格,厚壁的或者薄壁的请来电

 

不锈钢卫生管内表面机械抛光:

首先我们来看机械抛光:机械抛光设备较为简单,动力与抛光盘、高级抛光设备较为简单,动力与抛光盘、高级抛光蜡。

采用逐级细砂粒作的布盘与布盘在管内外表面上来回多次多道进行抛光处理,光洁度能达到Ra0.2-0.4μm

机械抛光的优缺点:机械抛光与电解抛光相比较具有设备简单、技术含量低容易掌握,费用成本也低,不会破坏管而造成报废,因此广泛地应用。但表面印化层耐腐蚀能力电解抛光要好的多。

不锈钢卫生管生产工艺

炼钢--轧制圆钢--穿孔--冷拔--冷轧--光亮退火--内表面抛光--外表面抛光--检测验收--包装入库。
 


减壁由厚到薄,怎样才能防止不锈钢卫生管零割被划伤,产品技术标准,42.2*1.24不锈钢卫生管外包质量,硬态直度1,所以,57*1不锈钢卫生管外包合同,

  精密不锈钢管贸易行业进入微利时代,钢贸商的日子很煎熬。那么,在微利时代,精密不锈钢管贸易企业如何求生存、促发展?这是时下精密不锈钢管流通领域面临的一大课题,也是经营者和业界人士所关注的话题。

  日前,记者就这一热点采访上海钢贸商会副会长、上海五波钢结构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任庆平,进行了探讨,颇有感触。

  迁入新址的上海五波钢结构材料有限公司,地处上海精密不锈钢管集散地的大柏树,办公场所显得简陋和紧凑了,比原先在上海虹桥开发区似乎要经济一些。任庆平说,现在的精密不锈钢管生意难做,钢贸企业日子不好过,要降成本,调结构,公司的办公场地搬一下,一年的物业费可以减少八九十万元呢。

  任庆平说,这两年精密不锈钢管市场一直不景气,主要原因是精密不锈钢管的产能过剩严重,而市场需求增长缓慢,甚至有所萎缩,供需矛盾加剧,市场持续疲软、低迷,价格处于震荡下跌态势,钢厂的利润大幅缩水,甚至亏损,钢贸商盈利更困难了。去年,重点大中型不锈钢卫生管企业的销售利润率只有2.4%,比2010年的2.91%继续下降,还有三分之一的钢厂亏损。

  “钢厂都在亏损,钢贸企业还能有多大盈利呢,现在精密不锈钢管贸易的盈利只有1%左右,能不亏损算很好了。”任庆平对记者说:“精密不锈钢管贸易进入微利时代,从前的那样大把赚钱的时代不会再来了。”

  “那么,在微利时代,钢贸企业应如何经营呢?”记者问道。

  “现在对钢贸企业来说,重要的是能够求得生存,能够活下来,再去谋求发展,把拳头缩进来,然后再打出。”任庆平用两手握紧拳头,往里收紧:“现在可不能轻易出击,贸然行动,去搞自己不熟悉的行当,如搞融资、担保,风险很大,还是脚踏实地,把钢贸主业经营好。”

  在微利时代,钢贸企业怎么样把精密不锈钢管钢贸主业经营好呢?对此,任庆平向记者介绍近年来上海五波公司的求生存、促发展所采取的一些举措。

  任庆平说,当前,对于上海五波公司确定的公司经营策略和营销理念就是降成本,调结构,求生存,促发展,一切都围绕这一目标进行。

  首先,要很好地梳理自身的经营业务。根据这几年的经营状况,看一看那些业务是盈利的,那些业务是亏损的,把不挣钱的业务去掉,或者缩小规模,把能挣钱的业务保留下来,而且很好拓展出去。精密不锈钢管分销这一块,基本没有什么盈利,而且亏损,公司就将分销这种块的规模缩小,在外地的几个分销点全部撤退,只保留一个点,因为这个分销点还能盈利,整个公司的分销这一块的规模大幅缩减,尽可能减少分销的风险和亏损。

  其次,压缩经营成本。公司把人事、财务等后勤部门的规模缩小,压缩管理人员,提高办事效率,公司员工由原来多时的70多人,减少到目前的20多人,但销售业务这一块的规模没有缩减,而且得到加强,一批熟悉业务的肯干都留下来,全力开拓新的经营领域和销售渠道。这样,公司的经营成本能够得到大幅下降。

  再有,调整结构,优化资源配置,根据终端需求确定市场定位。在组织资源上,尽可能事先考虑到市场风险,尽努力加以防范和规避。比如,由于价格的长期“倒挂”,原先的向钢厂订货的长期协议量,是导致经营亏损的一个重要因素,因此将这一块的订货量大幅减少,从以往多的每月1.2-1.5万吨,削减到去年的5000余吨,今年继续减少,只剩下2000吨,与此同时,采取“一单一议”订货方式,向钢厂组织资源,或者在市场上收购,坚持根据下游终端用户的需求,来组织和配置资源,使库存量做到合理、优化,适销对路,确保不亏损经营。若无利或亏本,就不进货,不经营。

  还有,开拓下游终端市场,扩大经营领域和销售渠道。在缩小分销经营规模的同时,积极扩大终端终市场,以开发工程项目为重点,注重直销、直供,精密不锈钢管的经营品种由原先单一的型钢扩展到按照下游终端用户的需求而扩展,螺纹钢、线材等建筑精密不锈钢管,中厚板、桥梁板,等等,用户需要什么,就经营什么。近,公司承接到一座大桥的供货合同,提货一批桥梁板。今年头两个月,为重大建设工程项目的供货量增加,目前已签订的直销合同8000多吨。为重大工程提供精密不锈钢管,价格两头锁定,有效规避市场价格波动的风险。

  任庆平说,通过上述几方面措施,来实现公司的降成本,调结构,求生存,促发展,从目前的运行状况来看,已经取得初步效果,2月份的经营基本上制止亏损,力争今年能实现利润1000万元的目标。尽管有些难度,但公司的团队齐心协力,争取实现。

  对于近期的精密不锈钢管市场走势,任庆平认为从总体来看,今年的国内精密不锈钢管市场面临的形势不那么乐观,从供求关系看,供大于求的矛盾不可能根本性的缓解,“买方市场”格局不会改变,这就决定了整个精密不锈钢管市场很难有大的起色,不会那么景气。当然,阶段性的钢价有可能震荡上扬。在3月中下旬或4月份,随着刚性的成本推动,钢厂的出厂价格上调,带动现货市场价格的回升。近,螺纹钢、线材等建筑精密不锈钢管价格普遍止跌反弹,进入震荡上行通道,预期这波上扬行情还能持续一段时间,但至于能持续多久,终还得由供需关系决定,如果钢厂看到钢价反弹,产能释放,大量增产,而下游终端需求不能及时跟进,或者需求强度不大,那么钢价就得重新震荡回落,所以说对今年的钢市行情不能抱太大的指望,不能盲目乐观。

  任庆平说,即便钢市回暖了,钢价上涨了,而留给钢贸企业的盈利空间很小,“市好(盈)利不好,价涨(销)量不增”,这种状况还将继续存在,毕竟目前进入了钢贸的微利时代,钢贸企业想大把赚钱已经不现实了,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切忌盲目乐观,在盈利上抱有多高的期望值。

  “在微利时代,钢贸企业求生存、促发展,还得从内部管理上下功夫,练好内功,内抓现场管理,外抓市场拓展,唯有这样,企业才能做久、做强、做大。”后,任庆平如是说。


63*1.5不锈钢卫生管产品权益!一般为了提高产品的精密度和产品的高端定位。一般来说,饮用水,6*0.5不锈钢卫生管市场机会出现,25.4*1.2不锈钢卫生管订单,

  不锈钢精轧管年走完一半,彻底取缔“地条钢”的后期限也已过去。

  近日,各地陆续公布被取缔企业和拆除设备名单,涉及600多家企业、近1.2亿吨产能的“地条钢”。

  而受益于“地条钢”产能清退的影响,国内精密不锈钢管库存持续下降,精密不锈钢管价格也再度回升。但中钢协此前提出,精密不锈钢管价格涨跌还是要看供需关系,并希望大企业、区域骨干企业在价格上要有定力,在生产上坚持按订单组织,没有订单不生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比数据发现,今年钢价波动幅度大,与精密不锈钢管产量的增减密切相关。虽然“地条钢”被取缔,但留给正规企业补充产量的空间也相对有限,去产能仍是当前不锈钢卫生管行业的主要任务。

  取缔关停逾600家企业

  6月30日是我国要求彻底取缔“地条钢”的“大限”之日。权威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共取缔、关停“地条钢”生产企业600多家,涉及产能约1.2亿吨。目前相关企业已全部停产、断水断电。部分省份已将“地条钢”生产设备彻底拆除。相关部委还将于今年7、8月份进行一次验收抽查,防止“地条钢”死灰复燃。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中物联)不锈钢卫生管物流专业委员会认为,由于基本清除了接近1.2亿吨的“地条钢”产能,今年我国不锈钢卫生管行业去产能实际效果会更加明显,对改善行业供需关系、提升业内企业盈利能力有较大的积极影响。

  中物联公布的6月份不锈钢卫生管行业PMI为54.1%,较上月小幅回落0.7个百分点,但仍处于扩张区间。

  从分项指数中,不锈钢卫生管PMI高位回落主要是受新订单指数回落2.1个百分点的影响,但是生产指数较5月份上升0.4个百分点,新出口订单指数上升1.4个百分点,产成品库存指数下降1.2个百分点,至40.9%。

  在生产端扩张的情况下,精密不锈钢管库存仍能保持下降的态势。数据也显示,国内精密不锈钢管库存连续18周下降,截至6月30日,29个重点城市精密不锈钢管社会库存量为822.12万吨,比上周减少12.02万吨,下降1.45%,且下降速度在加快。

  中物联分析,当前不锈钢卫生管企业生产有所加快,但钢厂产销衔接基本正常,厂内库存消化顺畅,行业景气度依然维持在较高水平。

  分析师陈克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去产能和取缔“地条钢”目标任务真正实现以后,中国不锈钢卫生管产能过剩局面势必有很大改观,实现供求关系的大体平衡。

  陈克新还提到,被压减的粗钢与精密不锈钢管产能中,螺纹钢占据了更大比重,这就使得螺纹钢供求关系的改善更为显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发现,在中钢协公布的一期8类精密不锈钢管价格指数中,螺纹钢价格较去年底上涨幅度,而冷轧薄板等4类精密不锈钢管价格指数与去年相比还处于下降状态。

  正规钢企补产能空间恐有限

  中钢协数据显示,6月26日~6月30日,精密不锈钢管综合价格指数为101.03,比上周上升了1.99点,比去年底上升1.52点。

  今年以来,国内精密不锈钢管价格波动明显。《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中精密不锈钢管数据发现,今年1、2月份精密不锈钢管价格沿续去年下半年的上涨态势,至3月3日中钢协精密不锈钢管价格指数达到2018年以来的高点107.88点。此后钢价指数一路下跌,4月21日跌至92.23点,比3月3日的高点下跌了14.5%。

  但是4月底以后,精密不锈钢管价格重新进入上升通道,中钢协钢价指数重回100以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今年的钢价走势和精密不锈钢管产量密切相关。1、2月钢价上涨之时,企业生产积极,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2月份精密不锈钢管产量同比增速达到4.1%,创下近年来新高。供给增加导至精密不锈钢管价格在3月份大幅下跌。

  随后,企业生产放缓,3、4、5月份精密不锈钢管产量同比增速分别是-0.7%、0.5%和-1.9%。供给减少带来价格的再次上升。

  5、6月份不锈钢卫生管PMI在4月跌至50%以下后再次连续两个月位于50%以上的扩张区间。特别是6月份,不锈钢卫生管行业生产指数为58.6%,这也反映出企业在价格回升后生产积极性提高。有业内人士预计,6月精密不锈钢管产量可能重回同比正增长。

  此前,取缔“地条钢”将带来精密不锈钢管供给减少和价格上升的预期催生正规企业增产的热情。但3月份的价格大跌也使市场看到供求矛盾仍比较明显的事实。

  中钢协在今年2月份就曾表示,清除“地条钢”不会带来长材特别是螺纹钢的短缺,而且“地条钢”产能虽然很高,但实际产量并没有这么多。目前,市场需求总量变化不大,而产量增长,出口下降,造成国内市场供给增加必将抑制精密不锈钢管价格上涨。

  中钢协还呼吁,精密不锈钢管价格的涨跌还是要看供需关系,精密不锈钢管价格能否在合理区间波动,需要共同维护。希望大企业、区域骨干企业在价格上要有定力,在生产上坚持按订单组织,没有订单不生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了解到,虽然取缔“地条钢”产能达到1.2亿吨之多,但是产能是按照24小时满负荷状态计算出来的生产能力,目前市场对取缔“地条钢”产能后实际产量减少的预期大致介于3900万到7000万吨/年。这意味着取缔“地条钢”后,正规不锈钢卫生管企业能够补充的精密不锈钢管产量恐怕比较有限。

  另外,支撑今年钢价维持高位的因素也存在。陈克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重要耗钢产品中,今年前5个月造船、重卡、挖掘机、工业机器人、机床等产量同比增幅都在10%以上,甚至达到50%,同时,世界经济亦呈现继续复苏态势,这些因素保障了精密不锈钢管消费继续增长,而不会减量。

  在成本方面,陈克新认为,今年前5个月,我国铁矿砂进口均价同比上涨64.8%,煤炭进口均价上涨90.7%,铁路运费优惠政策取消和公路运输治超引发物流成本较多增加,以及近期资金供应紧张也使其融资成本明显上升等,成本上升也会导致今年钢价维持高位。


27*2.5不锈钢卫生管推广活动,39*1.5不锈钢卫生管过程规范,42.2*1.24不锈钢卫生管流程,32*1.65不锈钢卫生管航海!25*2.5不锈钢卫生管批发市场,108*4不锈钢卫生管工作总结,

  不锈钢精密管厂讯

  产能过剩,需求下降

  焦炭价格与需求同步下滑

  近几年来,国内焦化行业一直在喊“过冬”,企业经营长时间在盈亏线附近徘徊。当然也有部分企业还过得不错,不过从今年开始,国内焦炭行业的“寒冬”或已真正来临。

  中国炼焦行业协会名誉会长黄金干在日前召开的一次行业会议上表示,目前二级冶金焦价格已经跌到了800—900元/吨,重新回到了十年前的水平。

  价格大幅下行的同时,焦炭产量也在急剧下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季度,焦炭产量累计达11433万吨,同比下降0.4%。其中,3月份焦炭产量为3832万吨,同比骤降5.3%。

  黄金干认为,3月份我国焦炭产量出现较大幅度波动,主要是焦化企业限产、减产引发的。“除了受金融危机影响,2008—2009年出现全行业减产之外,国内焦化行业一直都处于增产状态。”鉴于此,他认为,焦化行业已迎来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第二个需求拐点。

  在黄金干看来,虽然焦化行业已出现全行业限产、减产,但对化解行业产能过剩作用有限。据介绍,截至目前,我国焦炭产能已经超过6亿吨,而去年实际产量只有4.76亿吨。

  事实上,目前国内焦化行业产能仍在加速向资源丰富的西部地区转移或扩张。黄金干透露,目前西部地区在建的焦炭产能仍有上千万吨,预计今年还有2000多万吨的产能投产。今年以来,宁夏、甘肃、新疆、内蒙古等7省区焦炭产量已进入高速增长周期,1—2月份增产幅度达到25.23%。

  与此同时,焦炭需求下滑却是不争的事实。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由于技术水平不断提高,近年来钢厂高炉入炉焦比在持续下降。据介绍,2018年钢厂炼钢入炉焦比只有362公斤,其中宝钢、武钢、鞍钢的入炉焦比已降至300公斤以下。

  一方面是产能过剩问题突出,一方面是下游需求下降。黄金干认为,今年焦化行业的运行压力会非常大,上游铁矿石、煤炭价格不稳定,下游钢价难控,受两头挤压的焦化企业将很难扛下去。

  他进一步分析称,在煤炭价格大幅下行的背景下,虽然2018年我国焦化行业实现利润70多亿元,利润率达到1.34%,但从今年开始,焦化行业的利润已出现下滑势头,特别是2月底以来利润更是大幅下行。他预计,3月份焦化企业亏损面将再次突破40%。

  黄金干直言,目前焦化行业已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此前一些硬撑的企业,特别是没有特殊优势的企业,现在已经很难再撑下去了。不过,他也表示,目前仍有一半的企业在盈利,虽然利润水平不高,但还能过得去。因此,一些具有优势的企业仍会获得新的发展空间。

  业内普遍看好焦化副产品

  记者了解到,目前焦化行业还能够维持盈利的企业,基本都是依靠焦化副产品,如煤焦油、粗苯和焦炉煤气等。不过,作为焦化企业目前主要盈利来源的煤焦油和粗苯,价格已开始出现下滑,其中粗苯价格已经由之前的每吨7000多元,下降至现在的每吨6000多元。

  黄金干称,合理利用焦炉煤气目前已经成为焦化企业扭亏增盈的重要途径。以焦炭主产地山西为例,由于焦炉煤气变得值钱,当地大部分焦化企业都实现了盈利,日子过得比较滋润。

  在焦炭主业陷入不赚钱怪圈后,焦化副产品受到业内的青睐。记者了解到,目前焦化行业已由前几年的单纯追求规模扩张,转向延伸产业链发展,真正实现煤炭资源“吃干榨净”。其中,化工产品深加工已成为行业发展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虽然业内普遍看好焦化深加工行业,但在部分行业人士看来,深加工并非是“香饽饽”。“没有技术门槛的行业,市场会把它做到不赚钱为止。”上海宝钢化工有限公司销售部长汪征宇毫不讳言地称。

  他认为,目前焦化产业链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焦化副产品行业也同样面临产能过剩。以煤焦油为例,目前产能已经达到了2200万吨,今年还有400万吨投产,而实际需求量只有1800万吨左右,市场竞争已进入白热化状态。

  在汪征宇看来,在焦炭行业不赚钱的时候,焦化企业盲目转型并不是明智之举,“本行做不好,不熟悉的行业更不容易做好”。黄金干也明确表示,煤焦化虽然还有比较强的市场竞争力,但并不是所有的企业一上项目就能赚钱。有些企业可能一投产就是亏损,已建完未投产的企业,又将面临银行停贷风险。因此,对一些焦化厂来说,发展焦化副产品面临的形势也非常严峻。

  事实上,环保因素也将影响焦化副产品行业的发展。据悉,今年4月1日实施的《焦化行业准入条件》已将焦炉煤气制甲醇、煤焦油加工、苯精制生产企业纳入管理范围。

  行业“寒冬”中降本增效是正途

  在汪征宇看来,焦化深加工行业就像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人想出去。以煤焦油为例,市场前景并没有想象得那般美好。汪征宇称,目前焦油加工企业可能会面临倒闭的风险,而一些与不锈钢卫生管联合一体的企业撑的时间会长一些,“但没有竞争力的话,也很难生存下去”。

  黄金干认为,在焦化行业深度调整的过程中,市场正在萎缩,不可能所有的企业都能生存下去。因此,焦化企业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并积极采取措施应对。具体来说,一方面焦化企业要深化内部改革,激活内部管理生机,创新转型;另一方面,焦化企业要不断降低采购成本,率利用资源,真正实现降本增效。

  “目前煤炭价格是下降的,要利用好这一点,企业应充分发挥规模优势。”黄金干称。在降低成本方面,燃化专业高级工程师常红兵认为,焦化企业可以通过优化配煤来降低成本,“在焦炭生产成本中煤炭采购占到80%,通过优化配煤能够将成本降低10—30元/吨”。

  在黄金干看来,在行业“寒冬”中,焦化企业除了要深挖内潜、降本增效外,资金链管理也显得尤为重要。他认为,在市场、资金、环保、成本、效益五大因素中,资金对于目前的焦化企业来说为重要,“企业会不会关门取决于流动资金的变化,因此企业资金链千万不能断裂”。

  【打印】 【关闭】